同济快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同济快讯 > 正文

“我小,多干点是应该的”——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蔡斌杰三人组

来源:附属东方医院   时间:2020-03-24  浏览:

记者连线

正在青浦一家花园式酒店里隔离的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这些天挺忙。这不,蔡斌杰就写了一篇关于武汉抗“疫”他们“司机班中三人组”的故事。

按照材料中的线索,记者连线蔡斌杰。

他说,我和王春军、姚碧成一个组,在武汉,我们2月份主要工作是帐篷值班、通勤车排班,为了便于工作联系,我们专门建了3人的小群。31日开始,我们3人开始通勤值班,队里所有外出事务都由我们承担。司机就是这样,不绕弯子,直奔主题。

蔡斌杰

姚碧成

王春军

现在,大家都知道武汉215日下大雪,我们的帐篷受到了严重威胁。那天,我们3人作为帐篷安全的责任人,在雷院长、孙队长带领下,和全体后勤战友们一起,拼命除雪,一直干到晚上快八点,干到最后我们短袖上阵了。晚饭也顾不上吃。到了夜里值班,浑身几乎湿透了,鞋子里也是水的我们仿佛整个人都泡在冰窖里,那个冷啊!坐在帐篷里,小腿都在不停地哆嗦。帐篷里有个移动式空调,一开始感觉挺好的,到了后半夜,就感到背后冷风抽的:武汉怎么会这么冷啊?

“武汉就是一座冷就冷得你无处可藏,热就热得你无处可躲的城市。”记者打趣说。

蔡斌杰说,院感问题,领导要求严,我们自觉遵守。每次出车,我们都要对车上的每一个座位、每一件物品认真消毒;等队员们走近车辆,我们要对他(她)们从头到脚,用酒精消杀一遍。将他们都送到目的地后,我们回来,到酒店换脱结束,洗消结束,我才会去碰食物;有时碰上不准点,饭点就更没谱了。所以,我就这样饿出胃病来了。

“大家听说我胃不好了,赶紧帮我找来药物。”蔡斌杰说,我心里很暖和,但是胃出毛病的原因我知道,年纪轻,胃容易饿,等到生活有规律了养养就好了。

还有姚碧成,50岁的人了,我心里尊他为叔叔。但他一看见我们在干活,立刻就过来了,从不惜力气,从不讲条件,真是一位好叔叔。三月份,随着社会捐赠的越来越多,我们频繁地到火车站往回搬东西,姚叔叔的腰就是一次搬货扭的。那次去武昌火车站,两卡车东西,60多箱,防护服、鞋套、净化器,我们搬了一个多小时。净化器是一只长长高高的纸箱子,姚叔叔二话不说,上去就扛,谁知用力过猛,箱子在他肩上闪了一下,他的腰扭了。他硬是没吭声,放好后,一下蹲到地上,脸上的表情痛苦极了。现在好些了,但昨天我们出来散步,他忘了,跳了一下还是疼。“啊!一起来”是姚碧成的口头禅,他是一位令我尊敬的好叔叔、好战友。

那段时间,也许是着急上火,王春军牙疼,“牙疼不是病”,他每天坚持着,虽然一歇下来就无精打采,连饭也没法吃。王春军特别认真仔细,每次只要接到出车任务,马上就要问:几点、等候地点、下一步去哪里,边边角角都问得仔细。

“就像姜队说的,我们每天都很忙,但确实都是提不上筷子的小事。”蔡斌杰说,但我们也不敢丝毫怠慢,因为我们心里很清楚,一旦误了,就成大事了!医院李强教授他们来武汉参加重症患者的救治,每天我们都要往来火车站、医院,接货送人。一开始是每天去,后来定期去,拿回来的都是需要极严保存条件的试剂盒。千里迢迢送过来,要用到重症患者身上,要送到六院、泰康、协和这些医院去,我们一接到任务,立刻进入战斗状态,什么都顾不上了:生命攸关,必须全身心扑上去。

蔡斌杰说,三人组中我最小,多干一点是应该的。我们高兴的是,尽管碰到这样那样的困难,我们344天里没出一点差错,每一次都在恰当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出现了。

蔡斌杰说,我有一个一岁多的儿子。出来时,他才长出6颗门牙,现在长齐了!每天最高兴的就是回来的时间正确,就跟孩子来一回视频,他呀呀学语的“爸爸”叫得人心都化了。想,怎么不想?!两个月没见了,真想好好抱抱亲亲他们。

从徐红福书记那里,记者获悉,蔡斌杰战地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司机班中“三人组”

蔡斌杰

我们是本次援鄂医疗队的后勤组成员姚碧成、王春军、蔡斌杰,在后勤队长姜波的统一指挥下,我们为医务人员提供强有力的后勤保障工作。我们的日常工作包括:帐篷移动医院的日常养护、空调的正常运行、水电的运行保障、到火车站接收物资、接送医疗人员往返等等。

先谈谈帐篷移动医院,值班期间,需要清点移动医院内的所有物资,尤其是防护服、隔离服、护目镜等战备物资,为打赢这场战役,我们三人组时刻保持战斗状态,风中来、雪中去已成为常态。尤其是大雪天夜间的巡逻工作,用“饥寒交迫”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我们仨一心想着:比起医务人员在方舱内的生死救援,我们这些小事,都不足挂齿了。

说说到火车站接收物资吧。由于防护服、隔离衣、长筒鞋套、口罩等物资消耗太快,上海卫健委设法募集到后,寄到武昌火车站支援我们。一批批物资,蛮重的,我们三人组拼尽全力。姚碧成平时腰不太好,有一次在搬运空气净化器的时候,还把腰扭伤了,可他硬是自己扛下来,不肯向领导汇报,他总说“一点小伤没有什么”。

王春军是个比较细心的人,平时话也不多,做事情可不含糊,能吃苦,每次接送医务人员的时候,都严格按照消毒流程,为每一位工作人员仔仔细细的全身喷洒消毒水。其他战友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他都默默地把活接下来,从不邀功,也不张扬。一趟一趟地出车收车,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披星戴月、沐露而归。

我平时饮食都很规律,这次出来后,没有一顿饭是按时吃的,不是晚吃就是没有吃,甚至有时一天只吃一顿。实在饿了,就吃几块饼干充饥,有时饿得胃疼,咬咬牙就硬挺着过去了。

支援武汉的这些天来,我们三人组在武汉市就跑了5000多公里,圆满完成此次援鄂任务。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武汉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我们三位弟兄都特别高兴。


联系我们

同济大学 版权所有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021-65982200

同济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E-mail:newscenter@tongji.edu.cn

沪ICP备10014176号    沪公网安备:31009102000038号    竞彩足球比分